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
神啊 憂傷痛悔的心 你必不輕看
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
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
那時 你必喜愛公義的祭
和燔祭並全牲的燔祭 那時
人必將公牛獻在你壇上 阿們!
但如同Thomas Watson提到
大衛有時候以弦樂伴奏
演奏出他流淚的心聲
這就是其中一首詩歌
他的奏樂中充滿了痛悔的眼淚
被罪壓傷在此刻是合宜的
我們在這邊不是談其他宗教傳統當中
有某些邊走動邊毆打自己身體的儀式
不是透過自虐來安撫上帝的憤怒
我們不是在討論這種自殘的行為
而是當我們意識到
自己得罪了一位聖潔的上帝的時候
被罪壓傷是最適當的回應
因為「罪」
將我們的靈魂刻上汙穢的傷痕
看前面這段經節
他說:神啊 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
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注意看 他用了「塗抹」這個詞
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
並潔除我的罪!
他用了三種同義詞
它們有些許不同用意
但都指向同一件事
如果大衛是在寫一封Email
那他會將這三個詞加粗體
斜體並且在下方劃線
阿們?
第一句他說 按你的慈愛憐恤我!
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塗抹」這個詞
也可以做「除滅」的用法
經常出現在希伯來聖經當中
而且是上帝在降下洪水時
使用的詞語
使用同樣的希伯來文字
上帝用洪水除滅所有不潔的
使一切得以重新來過
大衛說 我需要從裡到外被潔淨
將我的過犯拿走
我需要被潔淨 如同你用洪水
洗淨地上一切不潔淨的事物
這邊用的第二個詞 求你將我的
罪孽洗除淨盡 並潔除我的罪!
「洗除淨盡」這個動詞
就像是一名婦女在河邊洗衣服
一遍又一遍的浸入水中搓洗
在洗衣板上使勁的刷除髒污
死命搓洗髒衣服 我們應該都了解
那是怎樣的場景 阿們?
這是大衛在此處想表達的
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
如同死命搓洗衣裳一般
除去我過去的犯罪 使我潔淨
在這裡他使用的最後一個詞「潔除」
是一個在潔淨儀式當中才會用到的詞
為了使祭物預備好獻祭的動作
也就是說 大衛知道犯罪
已經使他有汙穢的傷痕
聖經以賽亞書一章看到上帝說
「你們要洗滌自己 潔淨自己」
因為犯罪玷汙我們
並且在我們身上留下疤痕
我們應當被破碎
因為犯罪帶來了一些附加的後果
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留下了傷疤
你的罪被饒恕
但是你必須帶著這些後果過活
你身上的傷痕 我身上的傷痕
並且我們當中有些人
看著這些傷痕與後果
伴隨著接下來的三四代 不是嗎?
我們看到從破碎家庭出生的孩子
總是容易組成另一個破碎的家庭
這種傷痕呀!
你知道看著父親虐待母親的女兒
總是容易找上另一個
有暴力傾向的男人嗎?
好好想想為何如此吧!
這就是傷痕呀!
犯罪留下傷痕
玷汙了我們!
我們當中一定有些男人
為了教會中的女人有合宜的穿著
向上帝懇求
因為他們身上有著與之相關的傷痕
我們應當被破碎
因為罪確實留下傷痕並玷汙我們
而當我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沒有被自己的罪所壓傷時
我們很容易對罪採取輕率的態度
而這也是因為我們不夠了解
犯罪帶來的後果 我們不了解!
特別是信徒
我們認為耶穌已經
為了我的罪而死
為了我過去、現在以及
將來的罪而死
罪債已經被償清了!
然而 這些傷痕還是存在
我們不是取得一個犯罪許可證明
請聽 Thomas Watson說到
一個屬神的人為了內住的罪而流淚
在他肢體中有另一個律(羅七23)
是罪的爆發與爭戰
罪的本質如同一個有毒的噴泉
一個重生的人會為了
內住的罪而憂傷 因為罪是與神為敵
罪人的心如同一個浩瀚無邊的海洋
其中有無數的活物(詩篇一O四25)
─空虛且邪惡的思想
神的孩子會為了隱蔽的邪惡而哀痛
他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加邪惡
在他的心中有許多
不著痕跡的曲折小徑
那是一個未知的罪惡世界
「誰能知道自己的錯誤呢?」
(詩篇十九12)
我恨惡自己如此罪惡
但我感謝神使我能夠恨惡罪
我向上帝禱告
求祂使我繼續恨惡罪
並且禁止我否認自己有
不斷犯罪的傾向
被罪壓傷是合適的
因為罪留下傷痕
留下汙點
其次 我們會記住所犯過的罪
仔細聽我說 因我們每此講到這點
很容易使人誤以為要人對罪感沮喪
不~~~不是這樣子的!
「東離西有多遠
他使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
(詩篇103:12)
沒錯 但你仍然記得你怎樣犯罪的!
是的 上帝使過犯遠離了
但一個有趣的事實是
上帝能夠原諒 但你呢
卻不是那麼容易遺忘
那些真正會把做過的事情忘光光的
是得了健忘症
那不是正常人的思維模式
上帝創造我們並非如此
不是如此!
所以有些人經常跟我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啦
我一直拼命禱告
但我還是不斷想起
我做過的糟糕事情
是的 就是如此
那我該怎麼辦呢?
承認犯罪會成為你的記憶中
不可抹滅的一部份
人們竟然會相信
有一種神奇的公式能夠將他們做過
那些令人髮指的事情全部抹去
不在心中留下痕跡
因此他們不在為了過犯哀傷
朋友們 我有提醒你
大衛是在犯罪一年以後
寫下這首詩篇嗎?
看他在第三節寫到
「因為 我知道我的過犯
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已經過了一年
他的罪仍然經常出現在面前
一直都在
不相信 你去問問
曾經墮胎過的女性
有人說服她墮胎是可行的
你可以抹去你所做的
像沒有發生過一樣地繼續過生活
而在一年之後 她看到一個嬰兒
如果當初她沒有墮胎
也會有一個一樣年紀孩子
她崩潰了
為什麼?
因為我們被造是有記憶的

--沃迪包肯

翻譯:郭姿秀

Used by permission from TruthSource Ministries
www.truthsource.net